• 别让你的女友独自去海边

    时间:2020-02-11 01:37:02

    我爱女人,但我鄙夷她们。十年来我生活中她们的数量越来越多,许多人
    事我开始混淆和忘却了,有时突然觉得某人某事会不会只不过是我某夜的一个短
    梦?众多她们的长相体态气味和那些细节,除了初次和一些特别的都已开始模糊
    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随着「她们」数量的增加,我对叫女人的这种东西越来
    越失去信心。

    后来我发现自己开始不关心这些偷情给我带来的肉体愉悦了,我更多地看到
    的是每次所谓的艳遇后面她们的背叛——或是对她们的情人、或是她们的丈夫和
    家庭。失望之余至今我没有结婚,有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性生活。

    但现在是我的季节——夏天来了,我和非洲草原上食腐的豺狼在旱季到来的
    时候感觉一样,渴死的动物尸体遍地都是,我「吃饱」的季节已经到来;然后到
    来的是肠胃不适的秋天,到了冬天就沮丧地冬眠。

    小时候听过寒嚎鸟的故事我就迷上了,夏天他们尽情地玩耍不管将来到的冬
    天,到冬天它们凄惨的冻死饿死。凄惨冻死饿死和快乐疯狂的游戏都同样的热烈
    悲壮,像戏剧般令我喜欢。还有我知道世界上最危险最愚蠢的事是什幺,我给这
    里的哥们说句明智的话:「千万不要让你的女人独自去海边。」

    这个我,夏天,海以及女人的故事的开始是很偶然的。当时我分到这个海滨
    城市做航运,非常忙工作压力大,还没什幺朋友孤单寂寞压抑,所以下班后我迷
    上了到海水浴场游泳。下班后阳光不强烈,通常带个排球:游一小时泳找人打一
    小时的沙滩排球,回单身宿捨精疲力竭弄点吃的再来两瓶啤酒,就睡得和猪一样
    连个梦都没有,不像其他的宿捨单身的家伙总是用年轻人的办法解决失眠问题。

    有次我们代理的一条国内的船準备在我们港口装到欧洲的货,几个船员家属
    从外地来探视,船员的老婆们总找机会在他们丈夫的船在国内港口装货的那三、
    四天同她们分别好久的男人们见上一面,这种探视为解决情慾的要求的成份特别
    大,她们带着久旷饥渴的身体和炽热的慾念而来。

    通常他们见面后都会在岸上找个酒店,关上门,除了吃饭三天不出来,等船
    员回船的时候都有黑眼眶、走路不稳,而女人们多容光焕发、神采飞扬,我们这
    行常喜欢拿这个开玩笑。

    那次船因为夏天避颱风,迟迟没从韩国港口开过来,那几个女人就住在宾馆
    里,每天到我们办公室问一次这船的日程。其中有个船上电报员的老婆非常年轻
    漂亮,听说结婚刚两个月丈夫就上船了,已经半年没有见到她男人了,她每次来
    都非常羞涩,不怎幺说话,我每次都非常注意她。

    后来周六船公司给我们发来电报,说船不準备来我们港口了,直接去印尼装
    其他的货,我们也不知道船员家属宾馆的电话,没法通知她们,只有等她们自己
    来问。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一个人值班,一早她就来了,她告诉我其他的家属嫌天
    气热,就只派她一个人来问消息。可能是办公室里没人,她不像平时那幺羞怯,
    我告诉她船已经不来的消息,能看出她尖锐的失望。

    她停了好半天,叹气说:「白来了一趟。」我告诉她,以后有机会我们会通
    知她的。她几天没人交流了,憋坏了,就和我聊起来。我知道她是内地人,从没
    见过大海,来了整天在宾馆里等,一个人也没出去转,然后她就告别回宾馆了。

    没想到下午我在值班的时候她又一个人来了,这次她穿得非常艳丽和暴露,
    我估计这衣服是她準备和丈夫见面后才穿的。她变得兴緻勃勃,告诉我那些家属
    都回去了,她不能白来一次,她要独自去玩玩,问我怎幺去海水浴场。

    我看到她非常开心,我告诉她,我马上下班了,正好要去游泳,我可以带她
    去,她马上同意了。

    她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裙子很短,马上就露出两条白白的大腿,就又忸
    怩起来悄悄地拉裙子,但根本盖不住,弄得我心猿意马。

    下班后我骑上我刚买的走私摩托,她又开始犹豫了,不愿坐我后面,可能是
    裙子太短怕走光,我把排球递给她拿着,告诉她在这里有的是穿比基尼直接去浴
    场的姑娘,她就坐我后面了,只是她没有抱我的腰,她只是把手搭在我肩膀上,
    然后我故意把车开得飞快,心里快活极了。

    当她从更衣间换好泳装出来,轮到我害羞了,非常白,饱满的乳房在泳装里
    纤毫毕现,我不能多看,我不愿我的弟弟会当众出丑,就马上下去游了。

    在海里和她很开心,一直微笑着,让我拉着她的手教她游泳,然后我们在沙
    滩上玩排球,她排球打得非常好,可惜后来加入的人太多了。我们又去海里泡,
    她让我游给她看,然后她远远地向我挥手。

    我们是到天黑才沖了淡水出浴场,这次车上她抱着我的腰,我的呼吸急促起
    来,因为每次减速和剎车,我都能感觉背后有柔软的东西贴上来。

    我请她去吃海鲜,她不喝酒,我喝了一点,我的话很多,而她只听和笑。

    我很晚送她回宾馆,那时候我可不是个老手,就老老实实和她告别,回去直
    后悔,接着就想着她的身体犯了次年轻人爱犯的错误。

    当第二天下班,在公司门口不远处她拦我车的时候,我只说了句:「以为你
    都回去了。」然后她不说话地坐在我身后,我狂喜起来感觉像飞。

    在海边林荫道上她把脸轻轻地贴在我背上,呼吸我脖子里的气味;在水里她
    让我托着她的小腹教她游泳,但我们总是心不在焉。后来天黑了我们出来,她提
    议要到我宿捨自己做晚餐。然后她告诉我,昨天担心我喝酒开车所以没陪我喝。

    这次我们都喝了很多,话反而不多了,很尴尬。喝了很长时间,她就开始哭
    了,我不知道为什幺哭,就去晃她的肩膀,她突然倒在我的手臂上哭出声来,我
    非常担心隔壁的家伙们听到,她抱着我的腰把我勒得有点痛,我一开始吻她她就
    不再哭了。

    我摸她的乳房,她紧张地接受了我的抚摩,但当我把手伸到裙子里的时候,
    被她坚决地製止了,我只有不停地吻着她的嘴和乳房,很长时间,后来我都吻烦
    了,她察觉到了,她低声紧张得有点沙哑,说:「你把灯关了吧。」

    我关了灯以后回到她身边,她开始主动吻我,然后,她拉着我的手把它放在
    她的那里,我从内裤边上把手探进去,发现那里和涂了油一样的湿滑,我轻柔抚
    摩她的花蕾,她痉挛地用腿夹住我的手,然后她咬了一口我的嘴唇,鹹鹹的给她
    咬出了血。

    那夜我们做了六次,开始的两次我都很快,都是10分钟的样子,她也不很
    主动,后来我小声问她:「会不会……」她说她是吃了药来的。

    不知道她这句「药」的话触动了她哪根神经,她开始变得主动和疯狂了,以
    后的每次她都呻吟得很厉害,高潮前她还要喊叫,我只有用嘴去堵她的嘴。期间
    我有次刚完累了,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就给她的抚摩把我弄醒了,然后我们又开
    始干。

    那时候我还只会一种传统的姿势,她也不会别的什幺花样。第二天我起来的
    时候,发现我的膝盖给竹蓆磨得红肿,我去上班留她在我的宿捨,等我中午回来
    她已走了,她的泳装拉在我那里,从此我没有再见到过这个女人。


    (二)

    她走后,我很长时间都心神不宁,我总以为某天会在下班的路上她会拦我的
    车,所以我每天都去游泳,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我彻底失望了。

    有天在玩排球的时候,有两个姑娘要加入我们,通常在沙滩上你要加入我们
    玩,只要在边上一站,就自然有人把球传给你,你接了,就被大伙认可了。可她
    们不知道这个规则,她们站到我们的圈子中间,其中一个穿着黑色泳装的长相平
    庸的姑娘用陕西普通话问:「这个球是谁的?」

    大家都停了下来,我说:「是我的,怎幺了?」她认真地说:「请问我们可
    以加入幺?」我们都笑了,于是大家一起玩。

    后来她们告诉我,她们是结伴来旅游的西安妹,一个长得平庸,另一个长得
    非常清纯。显然她们已经被沙滩海浪阳光鹹味的空气和众多裸露的人们弄的有点
    荤,顺便也开放了她们的情慾之门。

    天快黑了的时候,我在浴场的门口又遇到了她们,和她们打招呼。我们就停
    在门口聊起来。那个长的不咋的的家伙很健谈,我一边偷偷地瞟那个长的比较美
    的家伙,她们说不知道天黑了该去玩什幺,还对我的那个走私的KAWASAKI越
    野的KTM很感兴趣。

    我说:「是啊!可惜不能坐三个人,不然我带你们去山上兜风,那里有很多
    漂亮的别墅和以前国民党宋子文的花园。」

    后来那个健谈的家伙要我请她们吃饭,于是我和两个陌生的头髮湿漉漉的姑
    娘去吃饭。饭局里她们告诉我她们都有男朋友了,两个姑娘非常要好,开玩笑说
    还有人说她们是同性恋。

    完了大家分手,那长得不美的家伙非要坐我的车,还怂恿她的伙伴和她一起
    坐,我说:「可以啊!反正晚上没有交警。」于是她们都上来坐,那个长得不美
    的家伙坐我后面,让我有点遗憾。

    第二天傍晚我去海滩的时候,她们早就等在那里了,于是大家一起玩。后来
    她们说要回请我,于是大家又去了昨天的那间餐厅。这天的气氛没前一天好,老
    冷场,她们好像有心事。

    后来出来的时候,那个丑的对我说她不舒服,要我带那个美的到我昨天说的
    山上去兜风,我和那个美的都觉得不妥,但她非常坚持,直接打车走了。

    于是我带着那个长相清纯的家伙去山上兜风,我带她去看了很多古老的四面
    墙都给爬墙植物覆盖成绿色的别墅和疗养院。在一个山间的水坝上散步聊天的时
    候,我拉了她的手,她没有拒绝。

    山里非常凉爽安静,后来月亮升起来了,我带她到以前宋子文的花园里去,
    那里现在是个公园,后来我们找了个僻静的椅子坐下来。聊着聊着我忽然在她没
    穿丝袜的光腿上摸了一把,她看看我,没说什幺,我解释说:「好像看到了一只
    蚊子叮你的腿。」她笑了,于是我把她拉过来吻她。

    我边吻边把手伸到衣服里摸她的乳房,她的乳房不很大,但乳头很敏感,她
    的皮肤野非常光洁细腻。正忙活着她突然停止了,原来她发现远处又有一对情人
    朝这面走来,我们停止坐好,她说:「这幺晚了,还有人啊!真讨厌。」我说:
    「是啊!不如我们找个更僻静的地方。」

    花了很长时间,我们终于在四周草木最茂盛、没有路的地方找了个石条椅坐
    下来。

    我开始吻她的胸口,她非常冲动,使劲把我的头按在胸口上,然后我开始边
    吻胸口边顺着大腿向上摸,开始是不经意地从那里掠过,后来我把手伸了进去,
    我听到她吸了口长气。

    她的草丛非常稀疏,我来回地按摩她的花蕾,她扭动胯部,配合我的运动节
    奏,我非常兴奋,拉开裤子拉练,拉她的手抚摩我的弟弟,她把弟弟从裤子里面
    拿出来揉搓它,后来她老是扭动身体把我的头从胸口向下按,我就吻了她的小腹
    的肚脐。

    后来差不多过了一年后我才明白,她当时可能是让我舔她那里,可我当时并
    不理解。

    我们相互触摸性器,都开始控製不住了,我把她放倒在石条椅上要去脱她的
    内裤,她坐起来,月光下她的表情我还记得,她说:「没问题吧,在这里?」我
    说:「都快一点了,这里鬼都找不着。」她说等等,然后她站起来,撩起裙子,
    扭动身体把短裤脱倒膝盖下,然后坐上我的腿上,再把裙子盖好。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可弟弟怎幺也找不着通向桃花源的路,非常着急,因为
    我之前从没有从后面进入过女性。

    她款款地抬起屁股(在我的印象里她撩起裙子、扭动身体脱内裤的动作和抬
    起屁股移动它寻找进入的动作是最性感的,永远我都会记住),然后她对準了缓
    缓地坐下来。我进入了,我们都停了片刻,体会这种进入和接纳。然后我开始运
    动,一边两手揉搓她不大但结实的乳房,她也开始扭动,但不敢出声,因为四周
    非常安静。

    她得到我对环境安全的承诺后可以很投入和放鬆,而我开始担心,我怕哪里
    突然冒出一个公园管理人员来,而且我从没有在户外自然的环境里做爱,也不熟
    悉从后面进入女性,于是我很难达到高潮,所以我持续了很长很长时间。

    这期间我能感觉她数次进入颠峰,又数次鬆弛下来。我没看时间,估计快一
    个小时了,我还是没有高潮,后来我还是把她放倒在石椅上,从前面弄了几分钟
    才在她体内一泻如注。

    我们发现没有东西擦拭,她把洗好但没有晾乾的泳装拿出来替我擦拭,然后
    是她自己。把泳装扔了后她半躺在我怀里,我们交谈,我问她:「回去很晚,你
    那个女友一定知道我们做了什幺。」她说:「不怕的,我们比姐妹还要要好。」

    她问我,觉得她那个不很美的伙伴怎幺样,我说:「没感觉,你该知道我一
    开始就想的是你啊!」

    她说:「你真没良心,可惜了人家的好心……」

    我追问她为什幺,她告诉我:「其实她才非常喜欢你,而且她极力怂恿我们
    两人做,并製造机会。」

    我开玩笑说:「那还真是个王婆呢!」

    她沉默了许久,说了句:「你不懂的,她还是处……要不然,今天来的会是
    她。」

    那个夏天我一直在想这两个西安姑娘,一个外表健谈、开朗,但长相平庸,
    她很纯洁。另一个看起来清纯、美丽、害羞,却花样百出,做起来丝毫不害羞。
    我从那时开始学会了不用外在的形象和表现来判断女人。

    当然,我这个故事的结尾和上个一样,都是我又去海边,她们再没出现。她
    们回自己的家、回自己的男友怀抱里去继续自己的故事了。

    在我的众多经历里,只有少数的女人要了我的电话,这里面又只有为数不多
    的里面给我打了电话。和我再一次见面的只有三个,其他的女人们只是把我做为
    她们假期里和大海沙滩一样的环境看待,或餐厅和酒店一样的设施来使用,她们
    通过我们来放鬆精神、放纵青春。


    (三)

    那是第二年还是第三年的夏天我记不清了,我迷恋傍晚去海滨游泳都有点变
    态了,晚上下班经常有业务上的饭局,能推我都给推了。在有冷气的办公室里呆
    一天,如果下班不去海滩游泳和只穿着游泳裤玩会沙滩排球把汗都流出来,我就
    觉得哪里都不爽,饭吃不下、睡觉也不安稳,和病了一样。游泳除了艳遇外,还
    带来其他的好处--要知道男性最好的身材不是健美运动员,而是游泳选手啊!

    周末下午海滩上的人很多,人最多的时候连沙滩排球都没法玩,因为沙滩上
    到处是人,挤满了没有场地。有时球给技术不高的伙伴打飞了砸到沙滩上休息的
    人身上,会引起争执。

    那次就是我对面的一个家伙杀球给我的时候把球打飞了,正打在我后面不远
    处个坐在遮阳伞下沙滩椅上女人的头上,把她的墨镜都震掉了。我跑过去拣球并
    连声对她说对不起,她错以为是我干的,责怪地狠狠瞪了我一眼,一边抚弄沾了
    沙子的头髮,我拾起墨镜递还她,她戴上很冷漠的样子一言不发。

    我当时总觉得这个戴了宽边草帽身材丰腴白皙的高傲女人我在哪里见过,但
    她已又戴上了墨镜而我又不好意思叮着她看,就再次道歉拿着球回去接着玩,为
    了不再出错我和那个伙伴调换了位置,这样我正好面对那个沙滩椅上的女人,那
    女人本来是背对我们面向海坐的,可能是担心背后的飞来横球,她乾脆把椅子转
    过来看我们打球了。

    有美人看我打球我就来了精神,正好那天一起玩的家伙水平都很差,我就非
    常卖力地跑动并注意姿势,经常弄点漂亮的鱼跃救球什幺的,现在想起来我就和
    一条狗一样,拼命地咬自己尾巴转圈只是为了讨好女主人一样蠢,想起来我都羞
    愧。

    打球的时候,我看到那女人边看着我们边接了很长时间的电话,我们的球有
    次滚到她面前,她歪着头讲电话,用染了红趾甲的脚把球轻踢过来。

    后来我们累了,大家就散了回海里接着游泳,走过她边上的时候我停下来问
    她:「您的头没什幺问题吧?刚才实在抱歉,一个伙计不太会玩,打着你了。」
    她抬头从墨镜后面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后用下巴指了指边上空的沙滩椅说:「坐
    啊!」

    我莫名其妙:她应该说没什幺问题,或者责备我们几句然后我就去游泳,让
    我坐是什幺意思?有点摸不着头脑。一边想,我还是乖乖地坐在了她边上的椅子
    里。

    她站起来,把椅子调整回和我坐的椅子一样面朝大海,然后她坐下,没有表
    情,无聊地看着远处海里嬉水的人们。我看着她,想说点什幺,比如「我们是不
    是以前在哪见过吧?」之类的,但她看都不看我一眼,显然是不想和我交谈。

    我研究她,注意到她其实比我开始感觉的要年纪大,已经是个中年妇女了,
    她的衣着和头髮都很讲究,气度不凡,但她的墨镜显然是个男式的,很宽大;她
    的个子中等,很丰满。看着看着,我开始不自然了,因为我发现虽然她无聊地看
    着远处,但显然察觉了我在盯着她研究,她的嘴角挂起一丝嘲讽的笑。

    我不想就这样坐下去了,我準备站起来说声「如果你没什幺问题我就去游泳
    了」,这个时候她侧过脸来开始同我说话,她问我:「你是不是本地人啊?」口
    气非常温和,声音也很美非常圆润的京腔。

    她说她曾经在两三年前随团来过这里,但很匆忙,今年夏天终于有空了才来
    渡假。她抱怨这里的各种不便,服务很差,最后她说这里的海鲜还没有她在的内
    地城市好。

    我说:「不可能吧!您都是在哪吃的?有这种感觉。」她说了个本地最好宾
    馆的名字,告诉我她就住那里。其实那里我也常去那个宾馆,因为我们好多客户
    都住那里。

    我告诉她,那宾馆的中餐厅去年出了次食物中毒事故,许多食客上吐下泻,
    给酒店造成了很差的影响,从那以后这个宾馆在餐饮上就保守起来,比如海鲜的
    火候都烹製的比较老,也很少提供够生猛的凉拌菜肴。

    她说:「是幺?那哪里好些呢?」我给她举了很多的餐厅,最后我告诉她,
    其实最好的海鲜是渔民开的渔村大排挡,那里到真是有点特色。她说:「髒不髒
    啊?」「还过得去。」我说,她说她一个女人坐在街边大吃那很不雅的,我们都
    笑起来。

    然后她的电话又响了,她开始接电话,虽然小声地讲,我还能听出来她在和
    一个男人绕着圈子调情。我想这个女人四处都是古怪,也不是个妹妹,和她一起
    不会有什幺意思。等她终于打完电话,我说:「今天玩球碰着您,真对不起了。
    呵呵,天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回见!」一边站起身来準备离开。

    她嗔怪我:「你要走啊?要真是想道歉,你不该请我去那个什幺渔村吃一顿
    啊?」我笑起来,以为她开玩笑,就连忙说:「那当然可以啊!」没想到她真就
    站起身来去拿包了。

    我从男更衣间出来,她在外面等我,我看着她的宽边草帽和墨镜非常沮丧,
    因为和这个老奸巨滑的女人在一起,我总是服从,她总喜欢把握一切的主动。比
    如我要去骑我的车,她说「放浴场的停车场吧」,我们还是打车去。

    当我们坐在《华灯初上》大排挡前的时候,我发现我来游泳没带钱包,只带
    了很少的钱在衣服里,我真的尴尬焦急,就胡乱地点了点便宜的菜,她说:「不
    来点酒啊?」我说:「好老闆,来两瓶啤酒。」她说:「啤酒啊?我不喜欢,有
    没有葡萄酒比如干红啊?」我说:「这里只有啤酒和白酒。」

    老闆非常「帮忙」,说这好办,他可以到不远的商店去代劳,她说:「好,
    那就先拿一瓶来吧!」我心里想:『他奶奶的!过会我得找机会回宿捨去取钱包
    了。』一边骂这个老女人真TNND的太厉害了。

    可是这些都不算什幺,当第一个菜上来,她倒上酒,拿下墨镜,準备开始吃
    的时候,我在灯光下越看她就越觉得不对,我觉得我的头有点大:「你……您不
    是……您是不是×××?」

    她笑了笑,说:「还等什幺?快吃你的吧!」

    这个女人在几年前主演过一个比较庸俗无聊的电视剧。我靠!